妈妈看到我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,不禁有了打趣我的念头,很是正经地对我说道:“妈妈是你爸爸的老婆,自然能靠在他怀里,如果妈妈是浩云的老婆,妈妈靠在浩云的怀里就理所当然了。”
  “哦……”我恍然大悟地应了一句,“那么妈妈,浩云要怎么样做你才能成为浩云的老婆呢?”
  “这……总之妈妈现在是你爸爸的老婆,也是浩云的妈妈,所以妈妈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浩云的老婆了。”妈妈对冥思苦想地我说道,“好了,很晚了,你回房间睡觉吧!”
  我起身慢慢向房间走去,脑海中一直思索要怎么样才能让妈妈成为我的老婆。
  “妈妈!”
  “嗯?”
  “生日快乐!”说完这一句,我就跑进了房间,躺在床上,开始继续思索先前问题。
  妈妈看到我消失之后,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散,她环视客厅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正前方墙壁上方的一幅照片——那是妈妈和爸爸的结婚照。
  “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?”妈妈自言自语道。她起身,离开了客厅。在走之前还把灯给关上了,客厅里漆黑一片。
  ……
  “浩云,你不睡觉来我房里有什么事吗?”妈妈坐在床上,看了一眼站在房门口的我,笑道:“来,坐在妈妈身边!”
  我走到妈妈身边,高兴地说道:“妈妈,浩云知道应该怎么样做你就能成为浩云的老婆了。当妈妈成为了浩云的老婆,妈妈就可以靠在浩云的怀里了!”我还很憧憬地说道。
  “是吗?”妈妈没想到我还在思索几天前她的一句玩笑。
  我很肯定地点点头,笃定地说道:“是啊,我想了很久一直想不到,于是我就上互联网,妈妈你知道的,互联网上什么都有的。那上面好像说只要把男人尿尿的地方放进女人尿尿的地方,那个女人就是男人的老婆了,所以浩云想只要把浩云尿尿的地方放进妈妈尿尿的地方,妈妈就……”
  “啪!”
  我捂着脸,愣愣地看着妈妈。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打我,委屈地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打浩云?”
  妈妈把手一甩,身体轻微哆嗦,娇目怒看着,“妈妈平时让你好好学习,不要去网上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是怎么答应妈妈的,你再说说你在网上到底看了一些什么?你给我滚出去,妈妈不想看到你!”
 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生气,看到妈妈手指着屋外,我想开口说话。
  “出去!”妈妈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。
  我起身默默地离开了妈妈的寝室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重重地关上。也不去关闭电脑,也不脱衣服,静静地躺在床上,刚才强忍住的泪水滑落下来。
  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我不就是想让妈妈靠在我怀里,妈妈居然打我!”我越想越觉得委屈,“这样的妈妈浩云不要了!”我但是这样对自己说。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虽然天天看到妈妈,但是从来没有主动和妈妈说过一句话;妈妈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话。冷战就这样在我们母子之间升级着,小妹由于年幼的关系,每天在家都是缠着我,有说有笑,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家里气氛的异常。
  礼拜六早上我推开了家门,就看到妈妈冲到我身前,怒气冲天地呵斥道:“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,怎么一宿没有回来?”
  “我去同学家过夜了,而且已经打电话跟小妹说过了。”我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  本来在电话里小妹还问我要不要让妈妈接的,我沉默了;我也听到小妹对妈妈说这是我的电话,问妈妈要不要听,妈妈也沉默了。
  “这样的事你告诉泓晴,她还小,怎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?”妈妈气愤地呵斥道。
  “既然知道小妹小,你还让她接电话,是不是别人的电话你就再接,我的电话就让小妹听就可以了。”我瞄了一眼妈妈,“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?”
  “你……”妈妈无言以对,把手挥了起来。
  我把头一昂,“打啊,继续打啊!不打我就回房间了!”
  妈妈看着我消失在客厅,无力地走回到XX旁,慢慢坐下。虽然她很心痛,但是看到我平安回来了,还是很欣慰的。她只觉得自己的两眼皮开始慢慢合拢,浑身睡意困乏……
  “妈妈,你醒了!”我蹲在地上,看着妈妈睁开眼睛。当我从小妹那里知道妈妈一直在客厅等了我一个晚上,根本没有闭过眼,我心里很是愧疚,没有打扰妈妈,就这么蹲在妈妈身前,看着妈妈。
  “浩云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妈妈看了一下四周,随口问道。
  “妈妈,我告诉哥哥你昨晚没有睡觉,哥哥就蹲在那里看你了。”小妹走到我身后,趴在了我后背上,“泓晴让哥哥背泓晴,哥哥都不让,说这样会打扰妈妈睡觉!”这个丫头还不忘告我状。
  “是吗……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妈妈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喜悦。她知道我们的母子关系又回到了从前。
  “妈妈,快中午了……唉……唉……”我背着泓晴,刚起身,顿时觉得头昏眼花,两腿一软,向前倒了下去。倒在了妈妈怀里。
  “你啊蹲太久了……泓晴,还不从你哥哥背上下来!”妈妈笑着说道。
  “不嘛,哥哥说了,妈妈醒来后就背泓晴游戏的。”泓晴不开心地从我背上滑下,赌气地把头侧向一旁。
  “好,哥哥现在就和小妹游戏!”说着我两手在妈妈胸前随意一搭,支撑着让自己站立起来。
  “嗯……”妈妈轻呼了一声。
  我自己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的两手正握着妈妈的乳房,很是尴尬地对满脸通红的妈妈笑笑,就准备把手移开。
  看到妈妈和我相视之后把头急忙侧过去时那种羞涩表情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在我面前露出小女儿表情,于是捉狎地动了动手指,让指头在妈妈的乳肉上一捏一放。
  妈妈没有说任何话,她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呢?说儿子你别捏妈妈的奶子,那应该是你爸爸捏的;还是说儿子你继续捏,妈妈好舒服啊?
  我适可而止地把手移开了,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我觉得胯下尿尿的鸡鸡很难受。
  “小妹,咱们到房间里去玩!”
  “好啊!”
  直到我和小妹在客厅里消失了,妈妈才转过头,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,把视线移到了我寝室的门上。
  夜里,我迷迷糊糊地被一股“尿意”涨醒——后来才知道,那是射精的征兆。我只觉得有人在我房间里说着什么。
  “啊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语欣好难受啊……老公……语欣要……要啊……”妈妈短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  我本能地睁开眼,发现房间里的灯亮着,只看到一个屁股在我脸的上方,屁股的前面是一股上下走势的黑色细毛。在黑毛之间,我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缝隙。我刚要开口,那个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脸上,一股毛通过嘴唇钻进了我嘴里。与此同时我也察觉到自己尿尿的东西正被人——被妈妈握着,而且我还能清楚地感觉到妈妈的两手在不停地套弄我的鸡鸡。
  “老公……你的尿尿的地方现在就这么大了啊……语欣好喜欢啊……”妈妈的话音未落,我就感到鸡鸡进入了一个暖暖的洞中,还有一个柔软的肉在缠绕着我的鸡鸡。
  我有些纳闷了,妈妈是在和谁说话啊,爸爸明明没有回来。
  “好老公……妈妈现在正在用嘴舔你尿尿的地方,如果你现在醒着,你是不是也会舔妈妈尿尿的地方呢……老公……”妈妈喘息着把一只手伸到胯下,来到了我眼前,并糢糊着哼着声。
 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妈妈将自己的食指没在黑毛掩盖的肉缝里,听着她如此地称呼我——我现在已经知道妈妈嘴里的“老公”是谁了!
  “啊……又大了!”妈妈惊呼起来,她殊不知到这是我听到她话语之后的反应。
  我看着妈妈的食指在肉缝里一出一没,开始节奏还很慢,可是现在已经越来越快。我察觉到小腹处的欲火逐渐下移,鸡鸡又被妈妈含在了嘴里,她刚用舌尖在我的马眼上一点,我的鸡鸡立刻抽搐起来。
  “呜……呜……真多啊!”妈妈感触地说道,“老婆会一滴不落地都喝下去的。好老公,妈妈都这么尽力了,你怎么还不咬妈妈尿尿的地方啊,让妈妈也爽一下啊!”
  妈妈在舔我鸡巴同时,还不时用她的手指去玩弄着她自己的小阴核,还不断地把食指手戳进肉缝里,像性交般地抽送着。“嗯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她的嘴里仍然呻吟着,娇躯也不停地左右上下扭摆着,撼得整张床舖都跟着摇晃着哪!
  妈妈根本不知道我已经清醒过来,所以语言很大胆,那根食指快速运动着,不时带出一些淫水,全都滴落在我脸上。
  妈妈显然已经不满足食指带给她的快感,她将食指和中指并在一块儿,插进她自己的肉缝里,用力地抽送着,把那两片阴唇都塞得满满的,一股股透明的汁液把她整个下体都弄得湿湿润润的。
  虽然我的鸡巴已经软下来,妈妈似乎没有罢休的意图,依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。她用手轻握着我的大鸡巴,伸出香舌沿着马眼,一路从顶端舐到根部,到了那刚张几根阴毛的阴曩边,更是饥不择食地张口将我那两颗肥硕的睪丸含进小嘴儿里,吞吐吸吮着。
  就这样妈妈用她那滑嫩的小手儿套弄着大鸡巴、温热的小嘴儿含着大龟头、灵巧的小舌头则舐吮着扩张的马眼,因此我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。我再也装睡不下去了,整个人淫心大动,欲焰高烧,全身舒畅得想要发洩。
  于是我忍不住两手在妈妈的屁瓣上一托,妈妈的身体离开倒了下去。我猛地坐起身,一个大翻身,将妈妈压在身下。
  “啊……”妈妈一声惊呼,她显然没想到我现在会醒过来。
  我一把将妈妈的身体翻过来,让妈妈胸脯对着我。
  “浩云,不要……不要看!”妈妈惊恐地看着我,脸上还残留着兴奋的红晕。
  我自然不会听从妈妈的话,仔细看着身下的美女。妈妈的胴体真是令人着迷,全身赤裸洁白的肌肤,丰满的胸脯上,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奶子,纤纤细腰,小腹圆润,胯下的阴毛浓密、又黑又多,玉腿修长,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,泛着一丝羞辱,再加上我先前看到的肥翘椭圆大屁股,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。
  “浩云……求求你不要再看了……”妈妈把脸侧过去,两手捂着脸,身体轻微颤抖着,哀求着凄然说道。
  我盯着妈妈白里略显粉红的胴体,眼睛盯着妈妈跨间淫水湿润晶亮阴毛间的肉缝,再看了看妈妈的脸庞——她依然用手遮着自己的脸庞。我微微一笑,两手分开妈妈的大腿,让她跨间诱人的桃花洞直接对着我的鸡鸡。我手握着鸡鸡,回忆着网络上传授的知识,屁股一顶。
  “啊!”我和妈妈都哼了一声。
  我的龟头顶开妈妈的小阴唇,藉着淫水的润滑,一用力,“滋!”的一声,就干进了大半根,连连挺动抽插之下,直抵妈妈的花心,同时打破了世上母子之间最大的禁忌——我终于把大鸡巴干进我亲生母亲的小穴里了。
  “浩云,你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……快……快拔出来!”妈妈两手推着我的双肩,挣扎着想推开我。
  “哦……太舒服了!”我两手抓住妈妈的手,把她的手移开,俯下身去,“妈妈,你不是不让我看你的身体吗……我做到了!”
  “快拔出来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抽动啊……”妈妈声音急促地催促着我。
  我用双手捧着妈妈的脸,用舌头去舔吮妈妈的泪水,仍有妈妈用手在我后背上拍打着。
  “浩云……妈妈……妈妈求求你了……你快拔出来啊……我是你妈妈啊……咱们不能这样的……啊……你别动……别动啊……”妈妈声泪俱下,眼神哀伤,身体不住地战栗。
  “不……妈妈,现在浩云已经把尿尿的地方插进妈妈尿尿的地方了,所以妈妈就是浩云的老婆了,既然妈妈是浩云的老婆,浩云还有什么不能做呢?”我很是坚定地回绝了妈妈,“以后妈妈就可以靠在我怀里了。”
  妈妈本来还在拍打我后背的手停住了,她整个人也停止了挣扎。她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,只因为我所做的的一切目的是那么的单纯。
  “浩云……你拔出来好不好,妈妈答应以后靠在你怀里,你拔出来……别……别动……妈妈痛啊……”
  我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还是想按照妈妈的话来做,可是……“妈妈,你哪里痛?你不让我动,我怎么把尿尿的地方从你尿尿的地方拔出来啊?”
  “浩云,你的东西一下子变大了许多,妈妈有点不舒服,等一会儿再拔吧!”妈妈两手在我后背上轻抚着,侧头看着我,眼中有一股难以表白的光彩。
  “对不起,妈妈!”我看着妈妈的红唇,“你尿尿的地方有紧有暖,我尿尿的地方在里面很舒服,所以好像又大了许多……”
  “还长了呢!”妈妈不由自主地补充了一句,随即发现自己失态,耳根都红了。
  “妈妈……”
  “嗯?”
  “你现在好多了吗,我是不是可以拔尿尿的地方拔出来了?”
  “这……还是再等一会儿吧!”
  ……
  “嘻嘻……原来是妈妈去勾引哥哥的啊!”小妹调皮地打趣起妈妈。
  妈妈默默地点点头,轻轻地说道:“虽然妈妈不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,但是可是你爸爸依然……唉,泓晴,你会怪妈妈吗?”
  “当然不会了,怪不得小的时候我经常看到妈妈独自一个人坐在XX上沉思呢,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,妈妈也很开心了!”小妹的想法很单纯。
  “对了,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那样对哥哥的啊?”小妹侧头看着妈妈,脸上写满期待。
  妈妈拗不过小妹艾艾的表情,回味着说道:“哥哥说他在网上看到了那些东西后,妈妈就开始留意网上的一些资讯,也查阅到一些诸如《母子奸淫》之类的信息,这才……你爸爸很保守的,妈妈原本也很安分的,不想在看到那些信息后,就……所以……”
  “所以妈妈就学会了手淫,并且逐渐不满足于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手淫,就在我和哥哥的晚饭里做手脚,让我和哥哥昏睡不醒,妈妈再到哥哥房间去里玩弄哥哥的身体!”小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,笑盈盈地说道:“不料假货横行,哥哥还是被妈妈折腾醒了,妈妈非但没有玩到哥哥的身体,自己的身体反倒被哥哥玩了;同时哥哥给了一个肏你屄的理由——一个极其简单的理由,也将妈妈的芳心给俘获了。这真可谓‘赔了夫人又折兵’!嘻嘻…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正因为爸爸的保守、妈妈的安分,哥哥才有机会让妈妈的身体得到更充分的开发!”
  “你真以为妈妈那么容易就死心踏地了吗,要知道哥哥从小就很乖巧,妈妈本来就很爱他的,所以当时的情况下……妈妈就将母子间的爱和男女间的爱混淆在了一起,再加上……”妈妈还想为自己申辩。
  “再加上妈妈那个时候的确需要男人慰藉空虚的身心,而且哥哥的确很厉害,第一次就让妈妈欲仙欲死,并且以后的每一次都这样,所以妈妈就死心踏地地跟着哥哥,对他的母爱逐渐被男女间的性爱说取代。综上所述,妈妈对哥哥死心塌地就理所当然了!”小妹打断了妈妈的话。
  “是啊,没想到哥哥居然那么厉害,你不知道起初的那些日子里,妈妈一个人伺候哥哥根本不能让哥哥尽性,心里有多么内疚!”
  “所以你就帮哥哥把我也给……妈妈,我可是你女儿啊!”小妹一点都没有生气,玩笑道,“妈妈,你好骚啊!”
  “泓晴,你可不能乱扣帽子,妈妈怎么帮哥哥了。哥哥要你的时候,妈妈可什么都没有说、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当了一个忠实的观众,仅此而已!”妈妈想到小妹十一岁生日的场景,笑着提醒小妹,“妈妈是骚,但是作为我的女儿,你不也是很骚吗?”
  “是啊,妈妈和我都很骚,不过我们也只骚给哥哥看!”小妹丝毫不觉得妈妈是在贬低自己,很自豪地说道。
  “是啊,从哥哥第一天上你开始,你不就一直骚给他看了吗?”妈妈笑着回应道,“你可是学校的三好生啊!”
  “泓晴是三好生,可是和妈妈一样,泓晴也是哥哥的女人啊!”小妹不以为然地仰起头。
  “你还记得十一岁生日那天的事吗?”妈妈开口问道。
  “当然!”小妹笃定地说道,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,“那可是泓晴的第一次!”
  记得那天……
  啊……”妈妈从床上坐了起来,胸口不停地起伏着。
  床头的灯光被打开,小妹看着妈妈,担心地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  “没事……妈妈做噩梦了!”妈妈对小妹微微一笑,看了一眼两人之间的床铺。
  “嘻嘻……妈妈是不是想哥哥了?”小妹捕捉到妈妈的眼神,立刻打趣道。
  “是啊,哥哥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呢?”妈妈担忧地看了看墙壁上的挂表,现在已经很晚了。
  小妹不以为然地嘟起嘴,“哥哥不是说了吗,他要去见的是一个女人,现在他一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快活呢!”
  妈妈听出小妹话语中的醋意,微笑地摇摇头,安慰道:“怎么,你还不知道啊,每天晚上都被哥哥整得那么惨,现在他不在你不是有机会休息了。好了,睡吧!”
  “不要啊,人家都被妈妈吵醒了,那咱们就先聊一会儿啊!”小妹说着挪动身体,靠在妈妈的怀里,“妈妈,为什么哥哥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你一点都不生气啊?泓晴可是很嫉妒的!”
  妈妈把手放在小妹的小腹上,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身体,柔声说道:“泓晴,你和妈妈一样,虽然都是哥哥的女人,但是由于咱们的血缘关系,注定咱们三人的关系只能这样偷偷摸摸。以后你哥哥还要娶妻生子,你也要出门嫁人……”
  “泓晴不嫁人的,哥哥说了,我是她的小女人,我全身都是他的,他要一直拥有我的全部,他不允许我嫁人,而且我也向哥哥保证,今生今世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女人。”小妹把我和她的海誓山盟说了妈妈听。
  “好……好……即便你不嫁人,可是你哥哥要娶妻啊,所以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在自然不过了。”妈妈回想到自己对我的承诺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  “可是哥哥现在不是要娶妻啊,哥哥在学校玩女生,现在连……”小妹听到妈妈的语气并没有生气,立刻善意地提醒道。
  “你啊……”妈妈用手指点了一下小妹的太阳穴,“每天晚上疯完了就呼呼大睡,一点都不知道哥哥的困境。你知道吗,每次你睡后,我浑身无力之后,哥哥都会顾及我们的身体,也就作罢,可是妈妈知道其实哥哥还没有爽到心里。既然咱们母女不能满足他,那他外面有女人在自然不过了。”
  小妹仰起头,很疑惑地看着妈妈,“妈妈,你好像看得很开啊?”
  “没办法,要是看得不开妈妈和哥哥一起疯,以致还把你给拉上!”妈妈言简意赅地说道。
  小妹眼珠一转,拉着妈妈的手,祈求道:“妈妈,你和哥哥第一次怎样一个过程,跟我说说嘛!”
  “不说!”妈妈一口回绝了小妹。
  “不公平,我和哥哥的第一次的全过程妈妈都亲眼目睹了,现在要妈妈讲述一下自己和哥哥的第一次经过,妈妈居然不说。妈妈无赖……泓晴生气了,以后再也不理睬妈妈了!”小妹终究还是孩子,说着就说出孩子话。
  “好……妈妈告诉你就是了,这已经不知道是你第几次问了,要是再不说,只怕你以后不是不理睬我,而是继续烦我!”妈妈告饶着轻笑道。
  “嘻嘻……”小妹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  “那是妈妈三十岁生日的晚上……”妈妈回忆起那天的场景。
  “妈妈,你是不是不高兴啊?”我打开客厅的灯,对一直默默坐在XX上的妈妈走了过去,在她身边坐下,问出心中的问题。
  妈妈抬起头,对我露出笑容,“浩云,你怎么还没有睡觉,快去睡吧,明天还要上学呢!”
  妈妈说着就要用手推我回房,我两手抓着妈妈的手臂,不依地说道:“不要!浩云知道今天是妈妈三十岁的生日,可是爸爸却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回来,妈妈一定很不高兴的。”
  “怎么会呢,要知道你爸爸现在可是在为这个家忙碌,他即便不能回家,妈妈也是理解的。”妈妈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  “可是……爸爸似乎连电话都没有打!”我或许那个时候还很小,对妈妈自欺欺人的说法一点都不去体会她的心理,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  “可能……你爸爸可能太忙忘记了吧!”妈妈脸上的笑容多少有点不自然。妈妈刚才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,按理说即便在忙,爸爸也是能抽空打一个电话的,可是——她等电话等到现在,家里的电话依然没有响起。
  我点点头,起身走到妈妈身前。妈妈疑惑地抬头看着我。
  我把嘴唇印在妈妈的额头上,祝福道:“妈妈,祝你生日快乐!”
  “呵呵……”妈妈笑了起来,那是发自内心的笑,“浩云,你爸爸虽然没有能回来,也没有给妈妈电话,但是妈妈能得到家里另外一个男人的祝福,妈妈很开心的。”
  “男人?”我立刻不满地嘟起嘴,叉开双腿,坐在妈妈的大腿上,不满地说道:“妈妈,浩云还是男孩子,才不是男人呢!”
  “怎么了,浩云讨厌长大?”妈妈用手捏了捏我脸颊,笑着说道,“你不是经常对泓晴说你要快些长大,好保护她不被别人欺负的吗?”
  “这……”我窘迫地挠了挠头,“如果浩云长大后还能像现在这样偎依在妈妈身上,浩云就不讨厌长大了。”
  妈妈听到我所谓的理由,不禁笑道:“只要浩云还这样偎依着妈妈,就还没有长大。男子汉大丈夫应该顶天立地的,哪能靠在妈妈的怀里呢?”
  “那我让妈妈靠在我怀里?”我改口说道,“浩云长大后就让妈妈靠在浩云的怀里,那样的话,浩云就能像保护小妹一样保护妈妈了。”
  “你说什么呢!”妈妈羞赧地白了我一眼,“人小鬼大!”
  “怎么了,妈妈不可以吗?”我急迫地追问道,“你平时不都是靠在爸爸怀里的吗?为什么就不能靠在我怀里呢?”
  妈妈看到我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,不禁有了打趣我的念头,很是正经地对我说道:“妈妈是你爸爸的老婆,自然能靠在他怀里,如果妈妈是浩云的老婆,妈妈靠在浩云的怀里就理所当然了。”
  “哦……”我恍然大悟地应了一句,“那么妈妈,浩云要怎么样做你才能成为浩云的老婆呢?”
  “这……总之妈妈现在是你爸爸的老婆,也是浩云的妈妈,所以妈妈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浩云的老婆了。”妈妈对冥思苦想地我说道,“好了,很晚了,你回房间睡觉吧!”
  我起身慢慢向房间走去,脑海中一直思索要怎么样才能让妈妈成为我的老婆。
  “妈妈!”
  “嗯?”
  “生日快乐!”说完这一句,我就跑进了房间,躺在床上,开始继续思索先前问题。
  妈妈看到我消失之后,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散,她环视客厅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正前方墙壁上方的一幅照片——那是妈妈和爸爸的结婚照。
  “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?”妈妈自言自语道。她起身,离开了客厅。在走之前还把灯给关上了,客厅里漆黑一片。
  ……
  “浩云,你不睡觉来我房里有什么事吗?”妈妈坐在床上,看了一眼站在房门口的我,笑道:“来,坐在妈妈身边!”
  我走到妈妈身边,高兴地说道:“妈妈,浩云知道应该怎么样做你就能成为浩云的老婆了。当妈妈成为了浩云的老婆,妈妈就可以靠在浩云的怀里了!”我还很憧憬地说道。
  “是吗?”妈妈没想到我还在思索几天前她的一句玩笑。
  我很肯定地点点头,笃定地说道:“是啊,我想了很久一直想不到,于是我就上互联网,妈妈你知道的,互联网上什么都有的。那上面好像说只要把男人尿尿的地方放进女人尿尿的地方,那个女人就是男人的老婆了,所以浩云想只要把浩云尿尿的地方放进妈妈尿尿的地方,妈妈就……”
  “啪!”
  我捂着脸,愣愣地看着妈妈。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打我,委屈地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打浩云?”
  妈妈把手一甩,身体轻微哆嗦,娇目怒看着,“妈妈平时让你好好学习,不要去网上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是怎么答应妈妈的,你再说说你在网上到底看了一些什么?你给我滚出去,妈妈不想看到你!”
 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生气,看到妈妈手指着屋外,我想开口说话。
  “出去!”妈妈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。
  我起身默默地离开了妈妈的寝室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重重地关上。也不去关闭电脑,也不脱衣服,静静地躺在床上,刚才强忍住的泪水滑落下来。
  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我不就是想让妈妈靠在我怀里,妈妈居然打我!”我越想越觉得委屈,“这样的妈妈浩云不要了!”我但是这样对自己说。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虽然天天看到妈妈,但是从来没有主动和妈妈说过一句话;妈妈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话。冷战就这样在我们母子之间升级着,小妹由于年幼的关系,每天在家都是缠着我,有说有笑,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家里气氛的异常。
  礼拜六早上我推开了家门,就看到妈妈冲到我身前,怒气冲天地呵斥道:“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,怎么一宿没有回来?”
  “我去同学家过夜了,而且已经打电话跟小妹说过了。”我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  本来在电话里小妹还问我要不要让妈妈接的,我沉默了;我也听到小妹对妈妈说这是我的电话,问妈妈要不要听,妈妈也沉默了。
  “这样的事你告诉泓晴,她还小,怎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?”妈妈气愤地呵斥道。
  “既然知道小妹小,你还让她接电话,是不是别人的电话你就再接,我的电话就让小妹听就可以了。”我瞄了一眼妈妈,“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?”
  “你……”妈妈无言以对,把手挥了起来。
  我把头一昂,“打啊,继续打啊!不打我就回房间了!”
  妈妈看着我消失在客厅,无力地走回到XX旁,慢慢坐下。虽然她很心痛,但是看到我平安回来了,还是很欣慰的。她只觉得自己的两眼皮开始慢慢合拢,浑身睡意困乏……
  “妈妈,你醒了!”我蹲在地上,看着妈妈睁开眼睛。当我从小妹那里知道妈妈一直在客厅等了我一个晚上,根本没有闭过眼,我心里很是愧疚,没有打扰妈妈,就这么蹲在妈妈身前,看着妈妈。
  “浩云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妈妈看了一下四周,随口问道。
  “妈妈,我告诉哥哥你昨晚没有睡觉,哥哥就蹲在那里看你了。”小妹走到我身后,趴在了我后背上,“泓晴让哥哥背泓晴,哥哥都不让,说这样会打扰妈妈睡觉!”这个丫头还不忘告我状。
  “是吗……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妈妈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喜悦。她知道我们的母子关系又回到了从前。
  “妈妈,快中午了……唉……唉……”我背着泓晴,刚起身,顿时觉得头昏眼花,两腿一软,向前倒了下去。倒在了妈妈怀里。
  “你啊蹲太久了……泓晴,还不从你哥哥背上下来!”妈妈笑着说道。
  “不嘛,哥哥说了,妈妈醒来后就背泓晴游戏的。”泓晴不开心地从我背上滑下,赌气地把头侧向一旁。
  “好,哥哥现在就和小妹游戏!”说着我两手在妈妈胸前随意一搭,支撑着让自己站立起来。
  “嗯……”妈妈轻呼了一声。
  我自己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的两手正握着妈妈的乳房,很是尴尬地对满脸通红的妈妈笑笑,就准备把手移开。
  看到妈妈和我相视之后把头急忙侧过去时那种羞涩表情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在我面前露出小女儿表情,于是捉狎地动了动手指,让指头在妈妈的乳肉上一捏一放。
  妈妈没有说任何话,她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呢?说儿子你别捏妈妈的奶子,那应该是你爸爸捏的;还是说儿子你继续捏,妈妈好舒服啊?
  我适可而止地把手移开了,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我觉得胯下尿尿的鸡鸡很难受。
  “小妹,咱们到房间里去玩!”
  “好啊!”
  直到我和小妹在客厅里消失了,妈妈才转过头,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,把视线移到了我寝室的门上。
  夜里,我迷迷糊糊地被一股“尿意”涨醒——后来才知道,那是射精的征兆。我只觉得有人在我房间里说着什么。
  “啊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语欣好难受啊……老公……语欣要……要啊……”妈妈短促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  我本能地睁开眼,发现房间里的灯亮着,只看到一个屁股在我脸的上方,屁股的前面是一股上下走势的黑色细毛。在黑毛之间,我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缝隙。我刚要开口,那个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脸上,一股毛通过嘴唇钻进了我嘴里。与此同时我也察觉到自己尿尿的东西正被人——被妈妈握着,而且我还能清楚地感觉到妈妈的两手在不停地套弄我的鸡鸡。
  “老公……你的尿尿的地方现在就这么大了啊……语欣好喜欢啊……”妈妈的话音未落,我就感到鸡鸡进入了一个暖暖的洞中,还有一个柔软的肉在缠绕着我的鸡鸡。
  我有些纳闷了,妈妈是在和谁说话啊,爸爸明明没有回来。
  “好老公……妈妈现在正在用嘴舔你尿尿的地方,如果你现在醒着,你是不是也会舔妈妈尿尿的地方呢……老公……”妈妈喘息着把一只手伸到胯下,来到了我眼前,并糢糊着哼着声。
 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妈妈将自己的食指没在黑毛掩盖的肉缝里,听着她如此地称呼我——我现在已经知道妈妈嘴里的“老公”是谁了!
  “啊……又大了!”妈妈惊呼起来,她殊不知到这是我听到她话语之后的反应。
  我看着妈妈的食指在肉缝里一出一没,开始节奏还很慢,可是现在已经越来越快。我察觉到小腹处的欲火逐渐下移,鸡鸡又被妈妈含在了嘴里,她刚用舌尖在我的马眼上一点,我的鸡鸡立刻抽搐起来。
  “呜……呜……真多啊!”妈妈感触地说道,“老婆会一滴不落地都喝下去的。好老公,妈妈都这么尽力了,你怎么还不咬妈妈尿尿的地方啊,让妈妈也爽一下啊!”
  妈妈在舔我鸡巴同时,还不时用她的手指去玩弄着她自己的小阴核,还不断地把食指手戳进肉缝里,像性交般地抽送着。“嗯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她的嘴里仍然呻吟着,娇躯也不停地左右上下扭摆着,撼得整张床舖都跟着摇晃着哪!
  妈妈根本不知道我已经清醒过来,所以语言很大胆,那根食指快速运动着,不时带出一些淫水,全都滴落在我脸上。
  妈妈显然已经不满足食指带给她的快感,她将食指和中指并在一块儿,插进她自己的肉缝里,用力地抽送着,把那两片阴唇都塞得满满的,一股股透明的汁液把她整个下体都弄得湿湿润润的。
  虽然我的鸡巴已经软下来,妈妈似乎没有罢休的意图,依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。她用手轻握着我的大鸡巴,伸出香舌沿着马眼,一路从顶端舐到根部,到了那刚张几根阴毛的阴曩边,更是饥不择食地张口将我那两颗肥硕的睪丸含进小嘴儿里,吞吐吸吮着。
  就这样妈妈用她那滑嫩的小手儿套弄着大鸡巴、温热的小嘴儿含着大龟头、灵巧的小舌头则舐吮着扩张的马眼,因此我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。我再也装睡不下去了,整个人淫心大动,欲焰高烧,全身舒畅得想要发洩。
  于是我忍不住两手在妈妈的屁瓣上一托,妈妈的身体离开倒了下去。我猛地坐起身,一个大翻身,将妈妈压在身下。
  “啊……”妈妈一声惊呼,她显然没想到我现在会醒过来。
  我一把将妈妈的身体翻过来,让妈妈胸脯对着我。
  “浩云,不要……不要看!”妈妈惊恐地看着我,脸上还残留着兴奋的红晕。
  我自然不会听从妈妈的话,仔细看着身下的美女。妈妈的胴体真是令人着迷,全身赤裸洁白的肌肤,丰满的胸脯上,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奶子,纤纤细腰,小腹圆润,胯下的阴毛浓密、又黑又多,玉腿修长,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,泛着一丝羞辱,再加上我先前看到的肥翘椭圆大屁股,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。
  “浩云……求求你不要再看了……”妈妈把脸侧过去,两手捂着脸,身体轻微颤抖着,哀求着凄然说道。
  我盯着妈妈白里略显粉红的胴体,眼睛盯着妈妈跨间淫水湿润晶亮阴毛间的肉缝,再看了看妈妈的脸庞——她依然用手遮着自己的脸庞。我微微一笑,两手分开妈妈的大腿,让她跨间诱人的桃花洞直接对着我的鸡鸡。我手握着鸡鸡,回忆着网络上传授的知识,屁股一顶。
  “啊!”我和妈妈都哼了一声。
  我的龟头顶开妈妈的小阴唇,藉着淫水的润滑,一用力,“滋!”的一声,就干进了大半根,连连挺动抽插之下,直抵妈妈的花心,同时打破了世上母子之间最大的禁忌——我终于把大鸡巴干进我亲生母亲的小穴里了。
  “浩云,你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……快……快拔出来!”妈妈两手推着我的双肩,挣扎着想推开我。
  “哦……太舒服了!”我两手抓住妈妈的手,把她的手移开,俯下身去,“妈妈,你不是不让我看你的身体吗……我做到了!”
  “快拔出来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抽动啊……”妈妈声音急促地催促着我。
  我用双手捧着妈妈的脸,用舌头去舔吮妈妈的泪水,仍有妈妈用手在我后背上拍打着。
  “浩云……妈妈……妈妈求求你了……你快拔出来啊……我是你妈妈啊……咱们不能这样的……啊……你别动……别动啊……”妈妈声泪俱下,眼神哀伤,身体不住地战栗。
  “不……妈妈,现在浩云已经把尿尿的地方插进妈妈尿尿的地方了,所以妈妈就是浩云的老婆了,既然妈妈是浩云的老婆,浩云还有什么不能做呢?”我很是坚定地回绝了妈妈,“以后妈妈就可以靠在我怀里了。”
  妈妈本来还在拍打我后背的手停住了,她整个人也停止了挣扎。她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,只因为我所做的的一切目的是那么的单纯。
  “浩云……你拔出来好不好,妈妈答应以后靠在你怀里,你拔出来……别……别动……妈妈痛啊……”
  我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还是想按照妈妈的话来做,可是……“妈妈,你哪里痛?你不让我动,我怎么把尿尿的地方从你尿尿的地方拔出来啊?”
  “浩云,你的东西一下子变大了许多,妈妈有点不舒服,等一会儿再拔吧!”妈妈两手在我后背上轻抚着,侧头看着我,眼中有一股难以表白的光彩。
  “对不起,妈妈!”我看着妈妈的红唇,“你尿尿的地方有紧有暖,我尿尿的地方在里面很舒服,所以好像又大了许多……”
  “还长了呢!”妈妈不由自主地补充了一句,随即发现自己失态,耳根都红了。
  “妈妈……”
  “嗯?”
  “你现在好多了吗,我是不是可以拔尿尿的地方拔出来了?”
  “这……还是再等一会儿吧!”
  ……
  “嘻嘻……原来是妈妈去勾引哥哥的啊!”小妹调皮地打趣起妈妈。
  妈妈默默地点点头,轻轻地说道:“虽然妈妈不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,但是可是你爸爸依然……唉,泓晴,你会怪妈妈吗?”
  “当然不会了,怪不得小的时候我经常看到妈妈独自一个人坐在XX上沉思呢,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,妈妈也很开心了!”小妹的想法很单纯。
  “对了,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那样对哥哥的啊?”小妹侧头看着妈妈,脸上写满期待。
  妈妈拗不过小妹艾艾的表情,回味着说道:“哥哥说他在网上看到了那些东西后,妈妈就开始留意网上的一些资讯,也查阅到一些诸如《母子奸淫》之类的信息,这才……你爸爸很保守的,妈妈原本也很安分的,不想在看到那些信息后,就……所以……”
  “所以妈妈就学会了手淫,并且逐渐不满足于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手淫,就在我和哥哥的晚饭里做手脚,让我和哥哥昏睡不醒,妈妈再到哥哥房间去里玩弄哥哥的身体!”小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,笑盈盈地说道:“不料假货横行,哥哥还是被妈妈折腾醒了,妈妈非但没有玩到哥哥的身体,自己的身体反倒被哥哥玩了;同时哥哥给了一个肏你屄的理由——一个极其简单的理由,也将妈妈的芳心给俘获了。这真可谓‘赔了夫人又折兵’!嘻嘻…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正因为爸爸的保守、妈妈的安分,哥哥才有机会让妈妈的身体得到更充分的开发!”
  “你真以为妈妈那么容易就死心踏地了吗,要知道哥哥从小就很乖巧,妈妈本来就很爱他的,所以当时的情况下……妈妈就将母子间的爱和男女间的爱混淆在了一起,再加上……”妈妈还想为自己申辩。
  “再加上妈妈那个时候的确需要男人慰藉空虚的身心,而且哥哥的确很厉害,第一次就让妈妈欲仙欲死,并且以后的每一次都这样,所以妈妈就死心踏地地跟着哥哥,对他的母爱逐渐被男女间的性爱说取代。综上所述,妈妈对哥哥死心塌地就理所当然了!”小妹打断了妈妈的话。
  “是啊,没想到哥哥居然那么厉害,你不知道起初的那些日子里,妈妈一个人伺候哥哥根本不能让哥哥尽性,心里有多么内疚!”
  “所以你就帮哥哥把我也给……妈妈,我可是你女儿啊!”小妹一点都没有生气,玩笑道,“妈妈,你好骚啊!”
  “泓晴,你可不能乱扣帽子,妈妈怎么帮哥哥了。哥哥要你的时候,妈妈可什么都没有说、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当了一个忠实的观众,仅此而已!”妈妈想到小妹十一岁生日的场景,笑着提醒小妹,“妈妈是骚,但是作为我的女儿,你不也是很骚吗?”
  “是啊,妈妈和我都很骚,不过我们也只骚给哥哥看!”小妹丝毫不觉得妈妈是在贬低自己,很自豪地说道。
  “是啊,从哥哥第一天上你开始,你不就一直骚给他看了吗?”妈妈笑着回应道,“你可是学校的三好生啊!”
  “泓晴是三好生,可是和妈妈一样,泓晴也是哥哥的女人啊!”小妹不以为然地仰起头。
  “你还记得十一岁生日那天的事吗?”妈妈开口问道。
  “当然!”小妹笃定地说道,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,“那可是泓晴的第一次!”